扑克脸不懂你的心?从表情模仿来看情绪辨识能力

  • 文/李宗谕│教育心理科系生,喜欢将心理学科普知识应用于实务工作
  • 责任编辑/竹蜻蜓

相信大家都遇过扑克脸,我最近也遇到了一位,就称他为阿克吧。阿克五官端正、行为正常,也没有特殊情况,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表情。同学开玩笑时没表情,讨论报告时没表情,甚至只有我俩单独对话他也没表情。看着他没有表情但正常回话,我不禁有个疑问:阿克知道我的情绪吗?

因为日常经验中,人们在互动时会有意无意的模仿对方表情,达到表情同步,例如看到对方难过时跟着皱眉,开心时跟着笑。学理上说这样有助于知道他人的情绪,当皱眉的肌肉讯号传入大脑,大脑便会知道:「喔,我正在皱眉,所以表示对方是难过的。」 1但像阿克的扑克脸并没有模仿我的表情,那他在情绪识别上会不会有差别呢?

《扑克脸不懂你的心?从表情模仿来看情绪辨识能力》

体现认知论(Embodied cognition)认为,人会自然而然的模仿对方的表情,由自己表情变化的体感回馈,帮助大脑理解对方的情绪。但是,没有模仿表情的扑克脸又是怎样呢?图/ foter by Arian Zwegers

于是我读了几篇研究。具体来说,在表情模仿有助于情绪理解的理论背景下,扑克脸的研究就是针对「没有模仿」这点来探讨。这些研究最有趣的地方,就是一堆创意十足的实验设计。先说结论:不意外,扑克脸的情绪识别真的有差。

外力介入限制表情

让你不能模仿别人表情的最简单方式,就是叫你的脸做点别的事。早在2007年就有一篇研究,请12位受试者咬笔、含笔或嚼口香糖,让他们难以做出表情,然后请他们辨识表情图片的情绪,结果表现得比较差一点2 。 2018 年的研究则剖析了脸的上下半部。受试者被要求含着笔完成情绪辨识任务,嘴含笔会用到下脸部肌肉,其所对应之情绪,如厌恶、快乐、蔑视等,辨识表现不如对照组;不过上脸部肌肉对应的情绪如愤怒、恐惧、惊奇等则没有影响3 。因此当限制脸部肌肉变化时,就会削弱情绪识别的能力,且有相对应关系。

2019 年的研究更用施打肉毒杆菌(BoNT-A)的方式来进行。研究者找来了24 位女性,请他们观看实验影片并测量情绪辨识的时间与准确度。实验组施打了肉毒杆菌,主要打在皱眉肌(corrugator supercilii,愤怒情绪)。结果测验辨认愤怒时的反应时间,对照组后测比前测还短(可能是学习效应),但实验组没有前后测差,代表实验介入真的有效果。另外,愤怒辨识时的信心评估时间,比快乐辨识时要长。作者的结论是,当我们阻止自己做出愤怒的表情时,也会影响到辨认愤怒的能力4

《扑克脸不懂你的心?从表情模仿来看情绪辨识能力》

以外力阻止模仿某个表情的肌肉,会削弱该肌肉相对应情绪的识别能力。图/ pixabay

不过上述实验都是靠一些外力才让表情变得僵硬注1 ,但扑克脸的人通常不需要咬笔、打肉毒杆菌这么麻烦,自己来就可以了。那么针对不靠外力便使自己僵硬的这种状况,是否也会影响到情绪理解呢?

靠自力压抑表情模仿

2013 年一篇美国心理学会出版的研究中,将90 名受试者分成压抑组(抑制自己表情)、模仿组(模仿照片表情)及无指令组。至于受试者有没有真的模仿或压抑,则以肌电图(EMG)及影像分析来检验。实验中展示不同情绪变化的照片,皆是从中性表情逐渐变为100% 完成版。若受试者愈快正确辨识出来,代表其敏感度愈高。实验结果显示,在各种表情测验中,压抑组都是分数最低的5

而2018年的研究则以真人对话影片为实验素材,更能模拟真实世界的实况6 。实验让受试者观看一部背叛朋友而忏悔道歉的自拍影片,且弄得像youtube 上会看到的风格,主角Jessica 的台词包括「邀请你一起来会让我感到尴尬」、「我很抱歉,我知道伤害了你,我不是故意的」等,看起来就像Jessica 在对观看者(受试者)说话。观看完影片后,测量受试者对主角状态的同理心。

结果显示,被指示要尽力不去模仿表情的受试者,对于影片主角的同理明显低于其他组别。进一步进行中介效果分析,发现表情模仿本身并不是同理的关键预测因子,而是由「人我重叠」(self-other overlap,类似设身处地的概念)所中介。作者提醒,要与对方有良好关系,体会彼此经验的相互融合,才能与对方情绪共感。

《扑克脸不懂你的心?从表情模仿来看情绪辨识能力》

抑制自己的表情模仿,对他人的情绪辨认会比较差。但模仿表情不代表就能同理,重点是设身处地。图/ pixabay

这样看来抑制自己模仿表情,对他人情绪的同理会有点影响,不过表情模仿到同理之间是很吃关系的。所以换个角度来想:其实扑克脸你我都偶尔为之,在不对盘的人面前容易脸部麻木,在喜欢的人面前有较多表情。之所以扑克脸,是因为没有兴趣理解对方。而关于这一点,让我们来看看相关研究。

面部模仿会受到更高的认知历程来调节

一个2016 年的研究证实,若一开始就不在乎对方的情绪,就会默默的比较扑克脸一点。研究者请受试者观察影片中人物的脸孔,特别指示实验组要注意人物的情绪状态,对照组则没有特别指示或注意其他身体特征,并用肌电图测量脸部肌肉及影像动作编码分析。结果显示,当看到影片中人物的表情时(刺激输入),实验组展现出较多的表情模仿活动,精确的说,是与影片人物表情相对应的特定情绪小肌肉产生了强化7

研究者的结论是,人类的表情模仿不仅是单纯生物动作反射,而是会参照其他情境脉络因素,例如想不想了解对方情绪的动机强度,并以更高的认知历程来调节自动化的表情模仿。

《扑克脸不懂你的心?从表情模仿来看情绪辨识能力》

做表情的面部肌肉,包含负情绪的皱眉肌(Corrugator supercilii)、正情绪的颧大肌(Zygomaticus major)、厌恶的提唇肌(Levator labii)、惊讶的额肌(Lateral frontalis)等。图/2016 Murata et al.(参考资料7)

后来2019 年有一篇研究,是使用功能性磁振造影(fMRI),探讨当人看到喜欢或不喜欢的脸孔时,会不会有不同的表情模仿。受试者先透过设计好的猜纸牌游戏,赢或输各会连结到不同面孔,因而产生对不同面孔的喜好或厌恶。之后请受试者进入扫描机,给予实验任务并取得造影成像,同时以肌电图搜集脸部肌肉数据8

结论指出了「看到讨厌面孔就抑制表情同步」的生理证据。就算萤幕上显示的每个人都是笑脸,但当受试者看到不喜欢的面孔时,颧大肌(笑容)就是比较不激发,且内侧额叶皮质(模仿与抑制动作的关键)会变得更活跃,与右运动皮质及脑岛(与面部模仿或知觉有关)之间的功能连结增加,也就是启动了大脑的高层次处理历程,以避免嘴角跟着上扬。

《扑克脸不懂你的心?从表情模仿来看情绪辨识能力》

跟看到「喜欢的面孔在笑」相比,看到「不喜欢的面孔在笑」时,脑岛(insula)、右运动皮层和额下回(IFG)与内侧额叶皮质功能连接性增加。图/2019 Korb, Goldman, Davidson and Niedenthal.(参考资料8)

所以说,虽然表情模仿是自动产生的,但是当不想跟对方互动时,还是可以用由上而下的方式来减少模仿行为。从这个观点来看,扑克脸不是不想笑,只是不想跟着你笑。既然对于对方的情绪一开始就不感兴趣,那情绪理解得如何就可想而知了。

刻意模仿没帮助,但刻意不模仿是情绪识别最大的阻碍

看来表情模仿对于理解情绪很重要,但如果是本身就很难做表情的人呢? 2010年有一篇针对37位Moebius症候群患者的研究,这些人因颜面神经瘫痪而无法做出脸部表情,结果发现他们对表情的识别能力与一般人无异9 。仔细想想,患者与扑克脸们最大的差别,在于前者不是刻意的;不过扑克脸也不一定是故意的,可能受到情绪共感能力的影响,而下意识的没有模仿表情。

本文前面出现的研究都有提到,若受试者被要求刻意模仿表情,情绪辨识的表现与对照组其实差不多而已。不过,若是受试者被限制表情模仿,不管是咬笔、打肉毒杆菌,还是靠自己的力量抑制,情绪辨识的表现都是各组别中最差的。也就是说,刻意模仿表情对于增加情绪辨识没太大帮助,但刻意不模仿就会阻碍情绪辨识的能力。

结语

跟扑克脸聊天真是困窘,似乎少了点情感的交流,我看不出他的情绪,也不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我的情绪。本文以表情模仿的相关研究来回答,当人们抑制了表情模仿,的确在辨认情绪上表现得比较差一些。所以说,如果扑克脸也能放松脸部肌肉,我们或许就能更理解彼此了。不过,扑克脸有时也是会出现在你我脸上,毕竟要是你遇到不在乎或讨厌的人,你的大脑很可能已经在认真激发前额叶来减少脸部肌肉的活动了。

注解

  1. 由于靠自主力量可能会有其他干扰因素,例如受试者的认知负荷增加,因此靠外力工具的协助仍有其好处。

参考资料

  1. 请参考Wiki: Embodied cognition (体现认知论)的说明。
  2. Oberman, LM, Winkielman, P., & Ramachandran, VS (2007). Face to face: Blocking facial mimicry can selectively impair recognition of emotional expressions . Social neuroscience , 2(3-4), 167-178.
  3. Wingenbach, TS, Brosnan, M., Pfaltz, MC, Plichta, M., & Ashwin, C. (2018). Incongruence between observers’ and observed facial muscle activation reduces recognition of emotional facial expressions from video stimuli.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, 9, 864.
  4. Bulnes, LC, Mariën, P., Vandekerckhove, M., & Cleeremans, A. (2019). The effects of Botulinum toxin on the detection of gradual changes in facial emotion. Scientific reports , 9(1), 1-13.
  5. Schneider, KG, Hempel, RJ, & Lynch, TR (2013). That “poker face” just might lose you the game! The impact of expressive suppression and mimicry on sensitivity to facial expressions of emotion. Emotion , 13(5), 852.
  6. Cooke, AN, Bazzini, DG, Curtin, LA, & Emery, LJ (2018). Empathic understanding: Benefits of perspective-taking and facial mimicry instructions are mediated by self-other overlap. Motivation and emotion , 42(3), 446 -457.
  7. Murata, A., Saito, H., Schug, J., Ogawa, K., & Kameda, T. (2016). Spontaneous facial mimicry is enhanced by the goal of inferring emotional states: evidence for moderation of “automatic” mimicry by higher cognitive processes. PloS one , 11(4), e0153128.
  8. Korb, S., Goldman, R., Davidson, RJ, & Niedenthal, PM (2019). Increased medial prefrontal cortex and decreased zygomaticus activation in response to disliked smiles suggest top-down inhibition of facial mimicry.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, 10, 1715.
  9. Rives Bogart, K., & Matsumoto, D. (2010). Facial mimicry is not necessary to recognize emotion: Facial expression recognition by people with Moebius syndrome. Social Neuroscience , 5(2), 241-251.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