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冠疫情和劳工运动:三八国际妇女节的前世今生

《新冠疫情和劳工运动:三八国际妇女节的前世今生》 中国武汉1月23日封城控制疫情扩散。在抗议第一线的医生护士当时是什么感受?

新型冠状病毒自中国而全球蔓延之际,世界迎来第109个三八国际妇女节,中国一线抗疫女医护人员和疫区女性的状况受到媒体关注。

新冠病毒流行大爆发,中国一线抗疫医生中女性超过50%,女性护士超过90%;她们既是抗疫医生、护士,也是母亲、妻子、恋人、女儿。

《三联生活周刊》讲述了2名武汉女护士和1名湖北女医生的故事 — 2名护士都感染了新冠病毒住院隔离,她们的孩子都在哺乳期,疫情爆发后被迫断奶;女医生也是在诊室感染了病毒,家里儿媳刚生了孩子还不到一个月。《财新网》则记述了一位名叫李珊珊的新冠孕妇的经历 — “一个人在产科住了半个月,家人因感染新冠肺炎分散在四个地方,她咬牙撑起了这个四处离散的家”。

类似的故事在中国不计其数,很多都被媒体详细报道。

还有一些则较少见诸主流媒体,比如在一线抗疫的女医护人员需要女性卫生用品,一度急缺,而这一需求却被一些执行官员认为无关紧要,民间捐助卫生巾、安心裤、考拉裤等物品因为不属于“政府必备物资”而在输送过程中遇到各种阻碍。

另一例,甘肃省援助湖北的第三批医疗队中14名女护士出发前被集体剃光头发,《兰州晨报》网发布视频,不但有护士流泪的痛苦表情,还有剪下的头发被一只手拎着以炫耀姿态晃动的镜头,激起民愤,被斥为“对女性的消费、不尊重乃至精神与行为的双重侵犯”。

中国女性权益观察人士指出,世界妇女大会25年前在北京举行,也通过了《北京宣言》和《行动纲领》,但在现实层面情况不容乐观,最明显的表现之一是出于商业和其他目的打着“女神”旗号造舆论,而女性的实际境况和需求却被遮盖、忽略、曲解,甚至被利用。

联合国妇女署承认,对世界上大多数妇女和女童来说,性别平等方面真正的变革极其缓慢,有些领域甚至出现倒退风险。

因此,第109个国际妇女节的主题是人人为争取性别平等努力,集腋成裘,细流汇聚而成湖海,是为“集体个人主义”(collective individualism)。

下面重温三八国际妇女节的来龙去脉。

《新冠疫情和劳工运动:三八国际妇女节的前世今生》Getty Images 无惧新冠病毒,印度尼西亚妇女仍上街参加三八妇女节大游行

来胧去脉

国际妇女节设立的初衷是纪念国际女权运动,也借此机会庆祝妇女在政治、经济和社会等领域的贡献及成就。

今天人们耳熟能详的“三八国际妇女节”是从国际劳工运动派生出来的,英文是International Women’s Day,也可以翻译成“国际妇女节/日”,“国际女性节/日”。

种子是在1908年播下的。那年,1.5万名女性在美国纽约集会游行,主要目的包括抗议资本家雇主盘剥女工,要求缩短工时、提高工资,还有争取女性选举投票权。

那场大游行之后,美国社会主义党(Socialist Party of America,SPA)于 1909年宣布设立“全国妇女日”(National Women’s Day)。

1911年3月25日,纽约三角内衣厂火灾致140多名女工丧生, 震惊美国,导致后来一系列社会改革和劳工法改革,同时也成为美国女权运动发展的重要契机。

后来,女权运动史上一位重要人物,德国妇女运动领袖克拉拉·蔡特金(Clara Zetkin)提议把美国的全国妇女日升级为国际妇女节。蔡特金在1910年哥本哈根举行的国际劳动妇女大会上提出了这个倡议,来自17个国家的100名女代表一致同意。事情就这样定了。

1911年3月19日,在奥地利、丹麦、德国和瑞士的女性首次集会游行庆祝“三八妇女节”。德国各地也举行了争取选举权的集会。

严格说来,2018年过的是第107个国际妇女节。

《新冠疫情和劳工运动:三八国际妇女节的前世今生》TOPICAL PRESS AGENCY 德国女权运动先驱克拉拉·蔡特金被认为是“三八国际妇女节”之母。

妇女节的“国际性”最初几十年都处于很容易被挑战的地位,直到1975年情况才改变。那年,联合国(UN)开始庆祝三八妇女节,等于为三八国际妇女节的国际地位盖了个官印戳。

后来,联合国又决定每年的三八节庆祝应该有一个具体明确的主题。于是,从1996年开始,联合国的国际三八妇女节庆祝就有了年度主题,1996年的主题是“庆祝过去,规划未来”(Celebrating the past, Planning for the Future)。

三八妇女节是从欧洲劳工运动的土壤里长出来,根子上一直有政治基因,所以每年这一天总有一些地方会有罢工或示威活动,抗议对女性的歧视和不公平,提高公众的性别平等、平权意识。

《新冠疫情和劳工运动:三八国际妇女节的前世今生》Getty Images 意大利男人在三八妇女节时会给女友送含羞草。缘由不详,据信始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罗马。

为什么是3月8日?

蔡特金当年提出全世界妇女应该有自己的节日,但没有固定日期。3月8日正式成为国际妇女节,是在1917年。

1917年3月8日(儒略历2月23日),因食品短缺和工厂环境恶化爆发的圣彼得堡大罢工持续了三、四天,沙皇逊位,俄罗斯帝国杜马成员成立临时政府,并赋予女性选举投票权,史称“二月革命”,成为俄国“十月革命”的序幕。当时很多女工参加了大罢工,要求“面包与和平”,要求选举权。

这样,公历3月8日后来就被定为国际妇女节。

有没有国际男人节?

有的,11月19日。不过,国际男人节的历史短得多,1990年代才开始;地位也低得多,联合国没有背书。

但是,仍旧有60多个国家庆祝“11·19国际男人节”,英国是其中一个。

英国男人节的重点包括成年和未成年男性的健康关注、改善男女性别关系、推动男女平等、礼赞男性模范榜样。2017年的男人节主题是“礼赞男人和男孩”。

《新冠疫情和劳工运动:三八国际妇女节的前世今生》Getty Images 2020年西班牙马德里的三八妇女节大游行敲锅击罐声冲天

妇女节怎么过?

国际妇女节在很多国家是法定公共假日,包括俄国、阿富汗、安哥拉、亚美尼亚、阿塞拜疆、白俄罗斯、布基纳法索、柬埔寨、古巴、格鲁吉亚、几内亚比绍、厄立特里亚、哈萨克斯坦、吉尔吉斯斯坦、老挝、摩尔多瓦、蒙古、尼泊尔、塔吉克斯坦、土库曼斯坦、乌干达、乌克兰、乌兹别克斯坦、越南、赞比亚等。

在中国、马其顿、马达加斯加,三八妇女节属于部分公民放假的节日,女性享受一天或半天法定公假,但政府只是建议,并不强迫,雇主可以选择执不执行。

在保加利亚、克罗地亚、罗马尼亚、智利、波黑、喀麦隆等地,妇女节不是法定公假,但得到普遍认可,按照惯例男性在那一天要送花给女性朋友、母亲、妻子、女儿、祖母、女同事等。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等国家,妇女节的地位等同于母亲节,也会送小礼物。

在意大利,三八妇女节那天有送含羞草的习俗,起源不详,但据信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从罗马开始的。

《新冠疫情和劳工运动:三八国际妇女节的前世今生》AFP 2012年10月,伦敦的议会广场再现当年争取女性投票权的场景

从英美到中国

三八国际妇女节源自劳工运动,跟苏俄和共产主义有历史渊源关系。美国官方不庆祝三八国际妇女节,但3月8日是女性的节日,而且每年三月是“女性历史月”(Women’s History Month),总统也要在三月发表讲话,礼赞美国女性的各种成就。

英国和英联邦里的澳大利亚、新西兰、加拿大等都官方不庆祝三八国际妇女节,但女性权益团体会在这一天前后组织活动。这个女权运动先驱国家,女王是国家元首,已经有了两位女首相,一种较多人认可的看法认为专门为妇女定一个节日,反而带着歧视意味,或者暗示女性不如男性。

中华民国政府在1924年正式承认三八妇女节。国民党中央执委会关于“三八节是国际妇女日”的指示发表在1924年3月5日的广州《民国日报》社论版。当时国民党和共产党正处于国共合作“蜜月期”。

1924年2月下旬,在国民党中央妇女部干部会议上,何香凝提议在广州举行庆祝“三八”国际妇女节大会,由中央妇女部负责出面发起集会和游行示威,会后何香凝承担了纪念活动的筹备事宜。

1924年3月3日,广州执信学校作了题为“国际妇女节之性质”的专题讲演,介绍妇女节的历史与意义,正式把国际妇女节概念引进中国。那年广州的三八妇女节庆祝活动,中国共产党也参加了。

1949年中国共产党建制后,正式确定3月8日为国际妇女节,是部分公民享受公假的节日。台湾1994年前三八妇女节一直是法定节日,但1991年妇女节假期跟儿童节合并,理由是 妇女可以利用这天假期在家照顾放假的儿童。1998年这天假期彻底取消。

按照中国网民的说法,三八从工会发福利、女职工放半天假,官方庆祝活动照旧,但争取女性社会地位提高的内涵则淡化,变相成为商家用来尽力促销的商机。

《新冠疫情和劳工运动:三八国际妇女节的前世今生》Reuters 2020年3月8日,吉尔吉斯三八妇女节游行遭蒙面男子袭击,之后警察逮捕了数名参加游行的女权活动人士

2020年妇女节

这是第109个国际妇女节,主题是人人都为实现性别平等的目标做贡献,集腋成裘,涓涓细流汇聚成江河湖海,所谓”集体个人主义“(collective individualism)。

2017年被认为是属于全球女性的,在世界女权运动史上写下重要一笔的一年。全世界千百万女性共同经历了几件大事,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,到好莱坞名流性侵丑闻曝光启动的#MeToo,女权运动重振旗鼓之势俨然。

2018年的三八妇女节是总结战果、温故知新、展望未来的时间点。那年#MeToo运动规模扩大到全球,包括中国、韩国、印度和法国等加入了这场对话,美国中期选举当选女议员之多破历史记录。

巴基斯坦许多城市从2018年开始在三八节举行争取平等权益的妇女大游行(Aurat March)。

2019年堕胎在北爱尔兰非罪化,苏丹取消了一项针对女性在公共场合举止和穿着的法律。

《新冠疫情和劳工运动:三八国际妇女节的前世今生》Aurat March 图片社交网站Instagram上巴基斯坦三八妇女大游行(Aurat March)图标。在穆斯林人口占主导的巴基斯坦,妇女为争取平等权利上街游行是需要勇气的事。

不过,历年来也不乏跟主流并不完全吻合的声音。

1942年,左翼作家丁玲在延安《解放日报》上发表《三八节有感》,文中写道:“妇女”这两个字,将在什么时代才不被重视,不需要特别的被提出呢?”

七十多年后,各种社交媒体和网络平台无比发达,妇女节过了一百多次,还是有这样的感慨:什么时候社会才不再需要为妇女特设一个节日,来推动消除性别歧视、推动男女平等、庆祝女性在各个领域的成就?

英国一份地位较高的杂志,介绍一位女性数学家的杰出成就,标题里出现“世界最伟大的女数学家”字样,引发热议。

批评者认为这个“女”字暗示了双重标准,如果按统一标准衡量她可能不如男性。

还有观点认为,性别只有在涉及性别问题的讨论中才有相关性,否则不必提及;科学家的成就高低,跟性别没有必然关联。

按照这个思路,“女性比例”成为历史似也可以成为女权运动奋斗的一个目标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