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在独处的时候不感到孤独?

KY作者 / 罗勒

编辑 / KY主创们

最近后台收到一条这样的留言:

“KY,不久前,我开始了一个人的独居生活,这让我感到非常不适应。我不想一个人待着,因为每每只剩我独自一人的时候,孤独感和一种莫名的惶恐就会席卷而来,吞没我。我为什么无法像有些人一样享受独处呢?我该如何适应现在的生活?”

如何在独处的时候不感到孤独?在今天的文章里,你会找到一些答案。

《如何在独处的时候不感到孤独?》《如何在独处的时候不感到孤独?》       我们先来看一个实验。

一群被试们先接受了一次电击,体会那种锥心的疼痛感。他们纷纷表示自己再也不要被电击了,为此甚至愿意付高价。

之后,研究者请这些人在一个空旷的房间里,独自待上15分钟。在此期间,他们只有两个选择:

a. 什么都不做,仅仅与自己的思绪、感受待在一起;

b. 选择主动电击自己,打发时间。

结果发现,即便表示了自己宁愿付钱也不愿意被电击,仍然有1/4的女性和2/3的男性在这段独处的时间里至少电击了自己一次。

甚至还有一名被试,在短短的15分钟里,总共电击了自己190次(Wilson,et al., 2014)。

研究人员也对实验结果感到震惊:人们竟然如此讨厌“什么都不做,仅仅是与自己的思绪、感受待在一起”,他们宁愿随便做些什么逃避与自己的相处,即便是做一些让自己痛苦的事。

这是为什么呢?

精神分析学者们认为,与自己相处是一种能力,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具备。

温尼科特指出,独处的能力指的是“一个人与自己融洽相处的能力”,尤其是在没有外界他人存在的时候,仍能很好地回应内心的冲动与需求的一种能力(Winnicott, 1958; Hutson, 2014)。

这种能力尤其指的是,在什么都不干的时候,你仅仅是与自己呆着。在无人陪伴的时候,拥有独处能力的人是能够被自己的内心(思想和/或感受等)所陪伴、安抚和慰藉的,且并不感到无聊或空虚,而是自得其乐。

在温尼科特看来,拥有独处的能力,是一个人情感成熟的最重要标志之一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客观上的独处状态(actually being alone),并不等同也不必然带来独处的能力(capacity to be alone)。也就是说,长期独自生活,也未必会磨炼出独处的能力。《如何在独处的时候不感到孤独?》《如何在独处的时候不感到孤独?》       独处能力的形成,主要来源于个体在婴幼儿时期所获得的“好的独处体验”(Winnicott, 1958),这指的是,孩子在母亲身边“独处”,比如,孩子与母亲各忙各的事,期间,母亲能够及时地回应孩子的需求。

在成长过程中,当这种好的独处体验被不断地重复,人们便能够借由母亲这个“外在客体”逐渐获得和自己相处的能力(Winnicott,1958; Somerstein, 2016),这是因为我们的内在已经有了一个可以安抚自己的、“好的内在客体”。

什么是“好的内在客体”?它又如何帮我们获得独处的能力呢?

当我们还是个婴孩的时候,母亲若能回应我们的需求,比如,当我们饿的时候给我们哺乳,我们便会认为她是“好妈妈”;当她未能回应我们的需求时,我们便会认为她是“坏妈妈”(Klein, 1935)。

如果母亲能够反复、及时地回应我们的需求,使得这种好的体验不断被重复,渐渐地,在我们的内心里便会拥有一个“好妈妈”的形象,也就是“好的内在客体”;

当母亲不在我们的身边,或者当她不能满足我们需求的时候,我们仍能依靠内心的这个“好妈妈”给予自己所需要的陪伴与安抚。这意味着,我们与这个“好的内在客体”形成了一种好的关系。

这种好的关系会让我们获得一种“生存的满足感”(a sufficiency of living)(Winnicott, 1958)——当没有外界环境或他人给予我们陪伴、安抚或肯定的时候,“好的内在客体与好的关系”的存在,可以给予我们自己所需要的陪伴、安抚和肯定。

这会让我们感觉到自己在精神与情感上是自给自足的,在独处的时候(缺少外在客体的时候)我们便能怡然自得。

相反,在幼年时期没有获得足够多的好的独处体验的人,比如,遭遇了照顾者的情感忽视,需求总是得不到回应,Ta在独处时会很容易感到空虚、惶恐、孤独。

这是因为,一方面,缺乏好的内在客体以及好的与内在客体的关系,会让他们始终需要依赖别人来满足自己的需求;另一方面,成年之后的独处,在某种程度上“再现”了他们幼年时不被回应的痛苦经历。《如何在独处的时候不感到孤独?》《如何在独处的时候不感到孤独?》       除了不容易感到孤独,独处的能力还能给我们带来哪些益处?

1. 既不害怕孤独,也不主动寻求孤独

正如前文所说,拥有独处能力的人是内心充实的,他们并不会害怕孤独。那么,当独处能让自己感到充实与愉悦时,我们会不会不断地主动寻求孤独,直到与世隔绝呢?

答案是否定的。主动寻求孤独、拒绝与他人的交往,往往是人们的一种自我惩罚,即当人们觉得自己不配被爱、不值得存在的时候,才会自我隔离,试图通过主动寻求孤独来惩罚自己。

相反,那些拥有独处能力、在独处时感到充实与愉悦的人,既能够在精神与情感上“自给自足”,同时也乐于保持与他人的联结、愿意被他人所爱。因此,拥有独处能力的人不仅不会主动寻求孤独,还会积极地维护人际关系(Rubin, as cited in, Crane, 2017)。

换句话说,拥有独处的能力,能够使我们与他人保持一种恰到好处的人际距离,相互联结又绝对独立。

2. 拥有更“真实的”亲密关系

当我们拥有了独处的能力,也就意味着我们不必完全/过度依赖伴侣来满足自己的需求。换句话说,我们不再把伴侣当做安抚内心的不安全感,或是满足自己需求的工具。

一方面,这能够让我们不再企图占有对方、消耗对方、控制对方,因为我们拥有了安抚自己、满足自己需求的能力;

另一方面,这也让我们能够在关系中去做“真实的”自己,不再患得患失,担心展现真实可能会失去对方,因为我们的内心是自我认可的,是觉得自己值得被爱的(Brenner, 2014)。

3. 获得良好的自我感

拥有独处能力的人,在独处的过程中,能够把时间与精力纯粹地用在与自己的思想和/或感受相处上(Winnicott, 1958),这使得他们能更坦诚地面对自己、了解自己。

不仅如此,拥有独处能力的人在遇到危机或困难时,能够向内获得肯定。这使得他们能够从所处的社会环境中跳脱出来,独立地思考和判断自己的处境,不会被他人绑架。

而以上这些都有助于人们获得积极的自我感(我是谁,以及我对此的评价如何)——“我是独立的、自给自足的,我对此感到欣喜”。

《如何在独处的时候不感到孤独?》《如何在独处的时候不感到孤独?》        如果在幼儿时期,未能获得足够充分的“好的独处体验”,我们该如何在成年之后重新获得独处的能力呢?

首先,你需要让自己不再“害怕”独处,只有这样,你才能够在之后不拒绝“练习”独处的机会。你可以试着去多了解拥有独处能力的好处,正如专栏作者Amico(2016)所说,人们之所以陷入对独处的恐惧之中,往往是因为人们不了解它的益处。

其次,你可以试着给自己制造一些“好的独处体验”,通过不断的练习来逐渐获得一种独处的能力,比如冥想、一个人散步,或是独自在咖啡厅里什么也不做(Crane, 2017)。

而更重要的是,你需要给自己一个如同“好妈妈”那般,能够及时回应、肯定或安抚自己的存在。

这个存在,可以是一段稳定的亲密关系中的伴侣,也可以是通过“引导想象”(guided imaginary)为自己创造出来的“安全地带”,让你能够让自己在需要被安抚、慰藉、陪伴的时候,得到及时的“回应”和“满足”。

最后,在必要的时候,你也要学会自我坚定地拒绝他人的要求,拒绝他人的打扰或过度地参与你的生活。

和自己相处的能力,是至关重要的,它非常直接地、在很多方面都影响着我们的生存质量,它让我们摆脱对他人的绝对依赖,让我们感到对自己生活的掌控力,让我们不恐慌。

如果你没有这种能力,我关心你为此遭受的痛苦。也祝福你,或者通过一个好的伴侣,或者通过自己艰苦的练习,能够最终习得它。

希望孤独和隔绝只会是你,一个暂时的处境,它会改变。

以上。《如何在独处的时候不感到孤独?》

References:

Amico,B. (2016). The importance of productive solitude.Brenner,A. (2014). The importance of being alone. Psychology Today.

Crane,B. (2017). The virtues of isolation. The Atlantic.getselfhelp.co.uk(n.d.). Imagery for self-help.

Hutson,M. (2014). People prefer electric shocks to being alone with their thoughts.The Atlantic.

Klein,M. (1935). ‘A contribution to the psychogenesis of manic-depressive state

Wilson,T.D. et al., (2014). Just think: The challenges of the disengaged mind.Science, 345(6192), 75-77.

Winnicott,D. (1958). The capacity to be alone.

发表评论